为把马拽进战壕左臂被炸断


来源:南宁昆仑关    发布时间:2014-10-22 07:20:00

  玉品刚讲述父辈的故事

  父亲的参加国军誓言证明书

  ▲父亲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纪念章

  父亲的昆仑关战役歼敌纪念章

  当年的全家照

  父亲的复员建设军人证明书

  父亲的兵役证

  人物 讲述者:玉品刚

  父亲玉芳喜于1937年参军,1940年参加昆仑关战役,玉芳喜在战场上不幸被炸掉右手,成为伤残士兵,后来一直在医院养伤,再也不能上战场。其叔公玉为囿自抗战后便与家人失去联系,直到2012年,家人才知道玉为囿幸福地生活在异国。

  这是一段惨烈而痛苦的战争岁月。战场的硝烟,震耳欲聋的炮声,惊心动魄的昆仑关战役给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痛苦记忆。来自青秀区刘圩镇大里村那西坡的玉品刚在谈起父亲玉芳喜和叔公玉为囿参加抗战的那段艰难岁月时,充满了自豪与敬佩。日前,记者在广西民族博物馆见到了玉品刚,听他讲述了父辈抗日事迹。

  1

  拉马忙运大炮过门不入

  玉芳喜生于乡间,从小家境贫困,家中有三个兄弟,他排行老大。1937年,玉芳喜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努力,考上了龙州陆军学校,成为一名军人。那一年,他仅有16岁。在学校里,他勤奋好学,一年后转到湖北学习训练。当时日军已全面侵略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中国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不久日军占领了南宁,并想要争夺南疆的众多地区。家乡民众的苦难生活激起了玉芳喜的满腔热血,他毫不犹豫地跟随部队回到家乡抵抗日军的入侵,打响了以收复南宁为目的的战斗。

  在老家提起玉芳喜,乡亲们都十分熟悉,还常常念叨他。当年玉芳喜忙着骑马拉大炮,经过家乡都没有进家门。当时恰巧有几个做木工的老家兄弟路过遇到了玉芳喜,但他只是微笑着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忙着拉大炮上山去了。在武鸣县时军队休整期间,玉芳喜惦念家中年老的父亲和几个兄弟,便写张字条托人带回去给父亲,说有一些衣服要给他们,让家人赶快去拿。父亲玉为国收到字条后就连夜走路去钦州陆屋镇一所中学处。但第二天天大亮匆忙赶到后,陆屋镇静悄悄的,玉为国并没见到大部队和儿子。中学校长看他远道而来,就说明了情况,原来玉芳喜所在的部队夜里1时就连夜转移到战场去了,这让玉为国扑了个空。

  玉为国看着人去楼空的屋子,心中很无奈。连赶了一夜的路,他早已饥肠辘辘,又累又渴,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他不由得愁眉紧锁,不知如何是好。校长看出他的难处,就掏出5个铜钱给玉为国,让他作为饭钱和路费。玉为国这才得以平安回家。后来玉芳喜在战场上受伤,在医院治疗时听说了这件事,对家人愧疚的同时,更多的是对校长的感激,于是便托人将当日借的钱如数还上。

  2

  战场上不幸被炸断左臂

  当时,中国军队与日军在广西展开多次正面交锋。南下部队与日军在钦州市灵山镇展开激烈战斗,战火过后我军稍作休整,便继续向南宁进军。宾阳县的昆仑关作为第一阶段的主战场,上演了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空前惨烈的高地争夺战。在昆仑关的满盆山,由于阵地高地势陡峭,我军的大炮需要马车来拉运才能上得到阵地,玉芳喜便负责拉马运大炮的工作。

  一次大战即将来临,玉芳喜运大炮上阵地,大炮刚隐藏好,马匹还没来得及安置好,他突然看到头顶不远处的一架敌战斗机正迅猛地朝他飞来。玉芳喜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情急之下赶忙去拉马匹,但是马受到了惊吓,在原地不停地跳动。玉芳喜连忙跳进战壕中,手还使劲拽着马绳,马没来得及隐藏,突然周围响起一片 “轰隆”的巨响,顿时泥土四溅,还伴着猩红的血光。玉芳喜左臂传来一阵阵疼痛,鲜血染红了衣服,原来手臂已被炸断了。他拉的那马匹也被炸得粉碎,一时间战场上一片狼藉。

  战友们赶忙将他送去伤兵医院(现在的广西医科大一附院)救治。经过一番治疗,玉芳喜总算恢复了意识,保住了性命,但左臂没了,变成了伤残士兵。不能上战场打鬼子,让他非常遗憾。在医院里他认识了来自越南游击队的阮先生。但是阮先生身负重伤,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便委托玉芳喜在他去世时,把他的尸骨运回故乡越南安葬,玉芳喜答应了。但后来玉芳喜伤好后去了桂林,并成为一名解放军,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他才跟随着解放军部队南下解放家乡。此时阮先生早已逝去多时,尸骨一直被安葬在南宁沙牛坡。玉芳喜对不能实现阮先生的诺言,一直感到十分遗憾。

  3

  叔公参战后与家人失联

  当时玉家除了玉芳喜参军,叔叔玉为囿也加入到抗战的队伍中。由于家境贫困,生活艰苦。为了寻个活路,玉为囿便和富人家做了交易,由他顶替富人儿子参军,以此换得些许钱财和土地。抗日战争达到白热化阶段,越南由胡志明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也进驻中国加入了抗日的行列中。玉为囿就在这种情况下跟随了胡志明的军队,开始了南下的抗日斗争岁月。但他这一去便和家人失去了联系。

  抗战结束后,玉为囿依然随着胡志明的军队去了越南,成为驻守在越南的中国士兵。随后他在越南安家落户,并娶妻生子。但远在家乡青秀区刘圩镇大里村那西坡的家人并不知道他的情况,都以为他早已阵亡在战场上了,对他非常思念。直到2012年,一位姓胡的人拿着一张相片给玉为囿的兄长玉为国,相片上是玉为囿早些年拍的全家福。此时家里人才知道,玉为囿并没有逝去,而是幸福地生活在越南。但由于他年纪大了,越南离家乡又远,他至今都没有机会再次回到他的故乡。而对于他的信息仅是一张相片而已,玉为囿的后代并没有找来。待在老家的玉为国的子孙后代们一直在盼望着全家的团聚。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