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黄敬安:枪林弹雨中拖着血腿爬行


来源:南宁昆仑关    发布时间:2014-10-16 08:00:00

  黄大琚回忆当时左腿被子弹击中

  人物

  讲述者:黄大琚老人

  在部队名字为黄敬安,是南宁市邕宁区蒲庙联团村屯朗四冬坡人,现年95岁。别看老人已经95岁高龄,思维仍很清晰。回忆起当年的战事,仍然有声有色,如在眼前。

  1937年,黄大琚在抗战之初便毅然参军,以单薄的身躯扛起保家卫国的大旗。在一次对抗日军的战斗中,他的小腿被敌军击中,他拖着一条血腿爬行到隐蔽处才捡回一条命。流血受伤,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但黄大琚却从不言悔,抗战胜利后,怀着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毅然回乡,投入家乡建设。

  1 18岁为保家卫国毅然参军

  落后便会挨打,这是铁一样的定律。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推翻清政府统治后,国家很不安稳。1937年,隔海相望的日本终于不再满足于生活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小岛,巨大野心不再隐藏,发动“七七事变”,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国难当头,凡是有志青年都积极参军保卫国家,捍卫国土。

  1937年,黄大琚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是个还不成熟的大孩子。但别看年纪小,黄大琚却有着自己的主意。想到家中父母有兄弟姐妹三人照顾,他没有后顾之忧。于是,他毅然决定参军,誓将日本鬼子赶出家园。

  “当时没什么怕的,反正别人能打我就能打。”回忆起参军的过程,今年95岁的黄大琚仿佛还历历在目。他说,报了名之后,部队发放了简单的衣服,请所有士兵吃了一顿饭之后,他就随部队离开了家乡。

  刚到达部队时,黄大琚谁也不认识,由于部队的战友来自各地,因此各地方言穿插其中,语言不通导致沟通很困难。“我们当时也没有参加过任何训练,一个新兵蛋子,啥也不懂,就只有一腔热血。”黄大琚说,当时在灵山县磨合训练了一个月,其间还到从化九胡乡进行过实弹训练。随后,便奔赴战场,投入战斗。因为当时战争形势严峻,根本没时间给他们慢慢训练,所有的作战技术、打枪手法,都是在真枪实弹中学会的。

  黄大琚还记得,当时参军的部队番号为一八七师一零九八团第三营第九连。采访时,因老人年纪已大,记忆有些混乱,现已无法确定当时的师长团长连长姓名。

  2 战争艰难野地里煮青蛙吃

  战争很惨烈,我军战死的人不在少数,每天部队都在重新整编。从增城撤退之后,部队又重新整编,黄大琚被编入一八六师任准尉司务长。之后随部队转战在良口、从化、五指山、老虎头一带抗击日军。战争期间物资紧缺,部队每到一处,物价就飞涨,部队的物资不够,士兵根本吃不饱。“抗战期间最难耐的事情,就是挨饿。”黄大琚老人说。

  肚子在唱空城计,但每天还要背着重重的背包上山下山,同时还要修筑防御工事来阻击日军。“我们修筑防御工事的位置选在半山腰最陡的地方。”黄大琚说,他与战友一起,每两个人扛着一百多斤重的铁线捆运至半山腰,当时又累又饿,还不能休息,要赶在敌人到达前完成修建任务。

  这段日子是老人记忆中最难、最苦的。“饿得实在不行的时候,我跟战友偷偷去抓过小青蛙煮来吃。也不用放盐放油,用水一煮熟就吃了。主要是为了填肚子。”黄大琚说。

  3 迎来胜利离家十载回故乡

  1945年8月10日,日本发出投降照会,15日宣布正式无条件投降,直到9月3日盟国接受日本投降,这一个多月中国军民都沉浸在一种狂欢气氛中。抗日战争终于胜利了,当得知日本投降这一消息时,黄大琚和战友们,彻夜难眠,一直聊到天亮。

  战争结束了,终于可以回家了。“想到可以和家人团圆了,以后有好日子过了。”怀着美好的愿望,思念家乡亲人心切的黄大琚,便向部队申请退伍回乡,后经中央训练团第九军官总队批准,就办理退伍手续复员返回了家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从1937到1946年,从18岁到28岁,十年的离别,黄大琚终于回到了这片让人牵挂,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的土地。

  “我走的时候,兄弟姐妹还小,回来时他们都已经成了家,幸好抗日战争后父母还健在,遗憾的是,爷爷奶奶均已离开人世。”黄大琚说,亲人健在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如今,95岁的黄大琚跟儿子生活在一起。老人讲话声音已经有些发颤,发音也不太准确。记者的采访,是在老人外孙的翻译下完成的。老人的思维还很活跃,记忆也算清晰。在采访中,老人又回到了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

  黄大琚说,活了将近一百年,在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抗日战争那几年。如今年纪大了,很多事记不太清楚了,但战场上的很多事情还记得很清楚。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希望后人珍惜。

  4 增城受伤拖着血腿往前爬

  战争不管在何时何地,都是一个惨烈的代名词。不管是中东、非洲,弥漫着的硝烟都给当地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在战场,就意味着危险,随时会失去生命。当时的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1938年10月12日,华南战争爆发。9月7日,日军大本营作出了进攻华南的决定。当时国民政府做出了错误判断:日军不敢轻易地进犯广州。因此,当武汉会战开始后,第四战区又调4个师北上支援武汉,使得广州地区的防守更加空虚,日军便趁虚而入。10月14日黄昏,日军以优势兵力向惠州发动猛烈攻击。中国守军第一五一师稍作抵抗后于当晚撤退。10月15日,惠州失陷。10月16日,日军攻陷博罗后,主力向增城突进;黄大琚所在部队当时刚好在增城县,接到日本侵略军又从惠州登陆,企图进犯广州城的消息。

  于是,第4战区决定以第一八六师固守增城正面,并调集战车、炮兵支援;以第一五三、第一五四师从右翼,独立第二十旅从左翼合围日军,企图将日军聚歼于增(城)博(罗)公路间浮罗山下。部队做好部署,碉堡、战壕等做了充分准备,打算给日军惨重一击。

  与日军激战一整日后,在敌人猛烈的战火下,伤亡惨重,部队决定当晚撤退。黄大琚接到命令,一边撤退一边掩护其他战友,迅速撤退。敌人的炮弹像密林一样扫射,耳朵里听到的都是枪声。

  在激烈的枪战中,黄大琚突然觉得左腿很痛,他用手一摸全是血,心想糟了,不懂什么时候中枪了。左小腿血流如注,他只好拖着腿往隐蔽处走,但是脚太痛了,根本走不了,他只好拖着血腿往前爬。

  终于爬到隐蔽处后,黄大琚解开自己的背包,用医疗包自己做了简单包扎,让小腿终于止血了。“我当时流的血太多,以为这回肯定完了,要死在战场上了。”黄大琚回忆说,后来他被战友扶回根据地,后来还到过野战医院养伤。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