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91岁老兵仍能背诵劝降书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发布时间:2014-08-20 07:30:00

  

  91岁老兵陈畅

  

  回忆录手稿

  8月13日,一夜的暴雨给南宁带来了暂时的清爽,在江南西园大转盘边,一栋高楼的19楼上,住着一位91岁的老人,他叫陈畅。这位经历过香港沦陷,参加过抗战,接受日军投降的老兵,在时隔69年的今天,仍能将《敦促日本投降书》背得八九不离十。

  老人说,他本不想讲述那段历史,因为幼年读私塾时老师讲过一个故事:战国有一位大树将军,每次打了胜仗后,别人都抢着向上司汇报战功,只有他稳坐一棵大树下看书,不为名利动心。如今,老人之所以愿意回忆往事,一是应儿孙的要求,二是纪念“8・15”这个特殊的日子。

  香港沦陷 返回广东参加抗日战争

  1938年,16岁的陈畅走出广东顺德大良镇,到香港一家公司做工人。读过书的他在闲暇时写写文章,投到民国日报与华商报,他有一个人生目标,就是当一名记者。

  1941年,香港沦陷。陈畅离港回到广东,回到内地的他并没有过上平安的生活,日军的入侵到处战火纷飞,日军的罪行激起了年轻的陈畅爱国心,他决定投笔从戎,加入到抗战队伍中去。

  当时,陈畅的堂兄陈庆斌在国民革命军159师477团第一营当营长。于是,他在堂兄牵线下,见到了159师长官。军队政治工作的目的是什么?你如何在短时间内鼓舞士气?给你一个连你会怎么做?简单的几个问题后,陈畅流畅的回答令长官十分满意,随即派他到477团当少尉代指导员。

  经过4个月的整训后,陈畅跟随部队开赴前线,从1941年到1945年期间,他先后参加了二十多次大小战斗,几次与日军面对面遭遇,但都有惊无险,没有受伤。在广东高庙的一次战役中,他用十响快掣驳壳枪将侵华日军山田健一击毙。

  蒙圩战役 死人堆里救出受伤战友

  二十多场战役,给陈畅留下了很多深刻的记忆。

  1944年秋天,盟军太平洋战争的胜利鼓舞了士气,日军妄想在桂平构筑丹竹机场,为不让日军意图得逞,陈畅所在部队在桂平蒙圩与日军展开了激烈战斗。

  战役结束后,负责清扫战场的陈畅正在死人堆里寻找战友的遗体时,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仔细寻找后才发现,在死人堆里有一名十八九岁的士兵在动,当时那名士兵浑身都是血,他身边也是血流满地。

  这名士兵是陈畅所在连队的士兵,在与日军拼搏中,背后被连刺了七刀。由于当时是冬天,士兵穿着厚厚的棉衣,士兵被刺后装死,躲过了一劫,等来了清扫战场的陈畅。

  听了士兵的讲述后,陈畅马上喊来担架队,把他送往战地医院救治,这名士兵最后获救了。“抗战胜利后,他还买了鸡鸭到我家去看望我父母,感谢我的救命之恩。”由于陈畅年岁已高,记不得这名士兵姓名。

  战争十分残酷,每天都有军官和士兵牺牲。陈畅还记得,蒙圩一战,张勇、叶心两位排长牺牲了,连长也负伤了。

  遭遇日军 两次上演死里逃生

  虽然打了二十多场战役都没有受伤,但陈畅也经历了无数次的惊险,特别是两次遭遇日军的经历,让他至今难忘。

  蒙圩战役后不久,陈畅跟随部队来到隆安县一个叫小林圩的地方,该处地势平整但荒草丛生,陈畅带着士兵去前方侦察,在一个水磨房附近,突然看到几个穿着老百姓服装的人蹲在草丛中,陈畅就问对方是干什么的,没想对方的回答是他听不懂的语言,感觉不对的陈畅走近几步,却发现草丛中有几挺机关枪正对着自己。

  “我立即明白,可能是日本兵,于是慢慢退了回来,退到水磨房时,发现有一名同样是老百姓打扮的人拿望远镜看我们的阵地!我才明白,那些机关枪不打我,是怕伤到这个侦察的日军。”陈畅回到己方阵地时,看到士兵还在睡觉,赶紧把所有人都喊起来,避免了一次被日军包抄的悲剧。

  还有一次,在“那桐公社”,陈畅安排一个姓黄的排长带队去侦察,自己和连长则在路边下棋,突然听到狗叫不停,他怀疑有日军靠近,但别人笑他太过敏了。“我马上把黄排长叫来,问他是如何侦察的,他说是‘威力侦察’,所谓威力侦察就是用机关枪扫一轮吓人。”陈畅觉得黄排长的侦察肯定有问题,马上通知加强排排长梁富崇准备战斗,连长却不相信他的“直觉”。结果,当晚在陈畅与连长准备赶回连队驻地时,看到表弟卢端拉着自己的马和粮食从连队赶来,一问才知,连队失守了。

  幸好,这一场战斗中,由于陈畅部队占领有利地形,打退了日军进攻,但是也牺牲了十几名士兵,梁富崇也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

  管理战俘 背熟敦促日军投降书

  1945年秋天,时任团副官和陈畅跟随部队由广西开往广东石歧接受日军投降。受降那天,团长负责向日军训话,陈畅负责日军的武器弹药、马匹装备以及1000多名战俘的管理、给养,以便适当时机遣送他们回日本。

  “为了压制日军战俘的气焰,我背熟了敦促日本投降书,通过翻译每天向战俘宣读。因为日军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很多市民看到他们后恨不得将他们打死为亲人报仇。所以战俘有事外出必须请假,由我派人护送。”陈畅说,任务结束后,他回到部队,之后跟随部队开赶山东,在解放战争打响前,他退伍回乡。

  1947年,“罗呼”洋行的一名美国商人给了陈畅几百银元,让他到广西南宁来做鸭绒生意。在南宁,陈畅认识了后来的妻子,并定居南宁生儿育女。之后,他把在香港的弟弟和弟媳也带回南宁安家,一直生活到现在。

  1954年,陈畅到南宁市第四中学工作,直到1984年退休。如今,四世同堂的他享受着天伦之乐。陈畅的大女儿陈穗瑜告诉记者,现在弟弟每天来照顾父亲,带他到附近的公园锻炼身体,父亲超强的记忆力让她十分佩服,她说,长寿的父亲就是家里最大的财富。

  讲述者 陈畅

  简介:1922年10月出生于广东顺德大良镇,16岁在香港打工,本来想当记者的他,在香港沦陷后回到广东,在四会加入国民革命军64军159师,1944年秋随部队进入广西,先后在桂平蒙圩、隆安等地作战,1945年回到广东在石歧接受日本投降,1947年退役,到南宁做生意,新中国成立后进入南宁市第四中学工作直到退休。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