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精兵伪装尸体骗敌机勇夺昆仑关


来源: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    发布时间:2014-07-02 07:02:00

  容杰创作的油画《碧血昆仑》曾获得大奖

  容杰的父亲容定华

  容杰父亲的军刀,上面有“胜利归来”等字

  容杰展示父亲抗战时的大衣

  南宁新闻网―南宁晚报讯(记者  叶祯/文  宋延康/图)客厅里,书房中,一幅幅已经创作好和正在创作的油画,展现了昆仑关战役的惨烈,也表现了军民团结抵抗日本侵略的决心,这些油画的作者就是容杰。作为一名黄埔军人的后代,他有责任、义务通过自己的画,记录那一段中华民族的抗战史。

  容杰出生后没见过父亲,今年已经66岁的他,只在上世纪80年代35岁时在香港见到父亲两次,如今,故人已逝,留给他的只有一件英国制造的军大衣和一柄黄埔军人独有的短剑。

  听父辈讲述抗战亲历历史

  小时候,容杰就从妈妈的唠叨中得知父亲曾经参加过昆仑关战役。直到去香港与父亲见面,才从父亲和一些前辈口中得知,昆仑关战役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攻坚战。

  抗战前,容杰的父亲容定华在广州燕塘军校四分校读第十二期炮科,经过6年多严格的军事学习和训练,于1937年毕业并留校当炮科教官。

  1937年,容定华随军校西迁至广西宜山、贵州独山。1939年11月15日,日本侵略军第五师团从广东钦州湾的龙门、企沙登陆,经小董、贵台、百济兵分几路于11月24日侵占了南宁,分别占领高峰坳和昆仑关。南宁作为通往陪都重庆大后方的屏障,成了日军最先占领的地区。

  从父亲的口中,容杰得知,当时,军校派出以张诗教为师长的十六期黄埔学生军,从宜山、独山等地迅速开赴广西忻城红水河西岸构筑工事,同时派第十五期七总队学生守护桂黔公路后方交通,配合前方作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当区队长的容定华随着那一支高唱着“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校歌的学生军,在紧急关头出现在广西桂南前线。

  村民送千只粽子激励将士

  当时六十六军在广东新丰、翁源一带整编完毕急调广西增援第五军。1939年12月23日,一五九师四七七团接替二○○师守卫昆仑关侧那义山之枯桃岭六○○和六五三高地。接防阵地后,四七七团对当面之敌进行了两三天的侦察,摸清了敌军状况。大量的广西学生军战士在敌后与思隆、马岭前线“军民合作站”工作,组织宾阳民众支援部队反攻侵占昆仑关的日军。

  1939年12月30日,宾阳的村民给战士送上1000只粽子。晚10时,一支由精兵组成的突击队在六五三高地两翼摸索潜行至面包山脚下,逐渐向山腰接近,在敌阵地前沿之死角处潜伏下来。

  31日早晨,当敌机低飞扫射时,战士伪装成尸体蒙骗敌机。

  31日下半夜,中国军队的炮兵、战车以及各守备阵地上的部队同时对日军发起猛烈的炮击和进攻,突击队一举冲上面包山顶与日军展开搏斗,激战约半个小时,敌不支溃逃,我突击队全部占领了敌阵地并乘胜冲进面包山东南侧,夺取了昆仑关。

  昆仑关战役亲历者忆往昔

  在香港,容杰见到父亲的军校同学徐图老先生,谈到昆仑关战役时,徐老先生神情激动地回忆说六十六军有两个师共四个旅的兵力参加了昆仑关战役,当时徐老先生在六十六军任军需主任。部队在广东开拔时因为天热没来得及换装就穿着短裤单衣去广西昆仑关参战,驻守昆仑关侧那义山上的六五三和六○○高地。“一路上被友军奚落说六十六军是叫花子军,但结果六十六军打日军打得非常好!”徐老先生说。

  邢策将军是容定华和徐老先生的老师,操着一口浓重海南音普通话,刑策将军向容杰讲述黄埔学生的东征北伐、抗战打鬼子的经过时,垂暮的双眼闪出光芒:“参加昆仑关战役总共有9个军,下辖25个师4个独立步兵团的兵力,杜聿明军长根据战况的需要分别采取了‘关门打狗’和‘要塞攻击法’的战术,消灭日军的有生兵力。抗战中为民族为国家牺牲的黄埔军校师生不胜枚举,每场战役中都有黄埔师生的鲜血,每个战场上都有黄埔师生的尸骨!”

  记录昆仑关战役油画获奖

  父辈讲述的抗战史,让容杰有了一个念头,要用自己的画笔再现当年昆仑关战役的惨烈攻击战场景,以此抒发对黄埔父辈的崇敬,铭记抗日将士的不朽功勋。

  1964年8月份,南宁二中毕业的容杰先后在“南宁五四青年农场”、 伶俐武伶村插队。11年的时间里,他经常利用农闲时间翻山越岭走到昆仑关抗战遗址,1975年回到南宁后,他开始秘密创作油画《碧血昆仑》。

  几百张油画草稿,经过反复推敲,1994年,油画《碧血昆仑》脱胎而出,以浓重的色彩笔触,重现了那场“以钢铁撞击钢铁、以血肉拼搏血肉”的悲壮惨烈、可歌可泣的历史场景。

  这幅反映昆仑关战役的作品一面世,就在内地、香港和台湾等地的画坛、媒体引起轰动,香港《东方日报》以半个版面的篇幅介绍油画作品和作者,这幅画还参加了“1994年广西油画年展”和“1995年海峡两岸书画名家大展”并荣获金奖。

  在容杰的书房里,有一本《老兵手模集》。翻开本子,里面除了一个个老兵的手模,还有容杰对他们的速写,其中已经收集了十多名中国抗战老兵。容杰说:“有些老兵收集手模后不久就走了。”

  现在容杰还忙着一件事,那就是忙着走访老兵。在世界广西商会会长莫子莹(四分校十二期炮科后人)的支持下,为写作《桂南会战》这本书做各种准备。

  讲述者

  容杰

  简介:桂南会战战史民间独立研究学者、黄埔军校后代亲属联谊会(香港)副会长、广西学生军研究会会员、广西援助抗战老兵行动顾问、抗战军人后代亲属桂花合唱团秘书长关键词:昆仑关战役、援助抗战老兵志愿者、桂南会战各战区油画

  相关历史亲历者讲述

  卢广德,1918年出生于南宁市双定镇。1937年9月入伍,编入国民革命军第48军176师,先是通信兵,后给团长当贴身卫士,在上思、贵县、北海、灵山、南宁、广州、武汉等地转战,在老人的记忆里,在湖北莫山那一次与日军交战的情况十分激烈,很多中国军人倒在了炮火下。1949年12月23日,卢广德回到离开12年的家乡,一直务农至今。

  邓辅俭,1920年9月2日出生于南宁市江南区江西镇。

  1939年部队在邓辅俭的家乡征兵,邓家有三兄弟,因邓辅俭有小学文化被征入伍,编入国民革命军第31军135师通信连。

  在桂平金田集训期间,昆仑关战役打响,邓辅俭与部队开拔南宁,到达昆仑关时昆仑关已失守,部队转赴武鸣。刚到武鸣高峰坳、双桥一带,邓辅俭的部队就遭遇日军,“我们马上投入战斗,日机的轰炸十分猛烈!”作为通信连传令兵的邓辅俭在高峰坳的战斗中,经历了无数次生死。

  昆仑关战役胜利后,邓辅俭跟随部队在武鸣、隆安、大新一带转战。1944年,日军再次进犯广西,当时已经是上尉通信员的他,跟随部队在忻城与日军展开血战。“惨烈啊!最后用大刀与日军厮杀。”决心与日军作战到底的邓辅俭,在1945年8月终于听到日军投降的消息。1946年,邓辅俭从部队返乡,一直务农至今。

  “浴血抗日  我的亲历”征集令

  本报开设的“浴血抗日 我的亲历――百位南宁人讲述烽火岁月”专栏,现面向南宁市六县六城区公开征集100位曾经历过抗日战争的人士,我们将派记者前去采访,记录他们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亲身经历,如亲自参加抗击日寇、逃难历程、目睹鬼子暴行及其他所见所闻等,在本专栏陆续刊登。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本人,或者您家中及您所认识的人当中,有在南宁亲历抗日战争时期的人士,请向我们推荐采访;如果您家也深藏着一段抗战记忆,老匣子里装有泛黄的抗战文物和照片,也欢迎和我们晒一晒。毕竟,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的记忆合起来,就是整个民族的抗战回忆。线索征集电话:0771-5530111

编辑:蒋卫

相关信息

招商引资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南宁昆仑关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南宁至宾阳二级公路50公里处 电话:2856466 邮编:530214
桂ICP备17013273号-1